【北京来稿】清静:哈三和他的小伙伴们

海曼阿奶不知道自己的孙子是得了什么魔障,不吃不喝的,心里惶惶的揪心,她进进出出看了几次,问了几次,也没有明白这孩子是怎么回事,只能是心事重重的静待哈三自己的清醒。

夜,静谧深邃,繁星点点。哈三躺在床上却是辗转反侧,翻来覆去的折腾枕头,小小的年龄竟然跟个大人似的失眠了,脑海里今天白天的事情就像是放电影一样一幕幕的在眼前掠过,他的心里不由得一阵酸楚,内心像是猫抓似的凌乱。

哈三今年已经十三岁了,人长得虎头虎脑,圆脸大眼,小身板也是十分的粗壮结实,他从小就是同龄孩子群中的佼佼者,喜欢各式各样的游戏活动,尤其是男孩子喜欢的摔跤、打架,骑牛、踢球他是样样精通,唯一让家长不满意的就是不喜欢学习。他在村里小学毕业后就辍学呆在家里,不想继续读书,一心想帮着家里放牧,他的行为也带动了身边的几个小伙伴都不想读书了和他一起放牧娱乐。

哈三的家乡在门源,是一个回族自治县,这里的本地居民以回族居多,哈三和他的小伙伴都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世世代代都在这里生活。

七月的门源,天高云淡、风和日丽,是一年里最美的季节,每年的这个时候油菜花竞相怒放,那浓艳的黄花形成了金色的海洋,在高原深蓝的天空下,勾勒出一幅令人咂舌的美景,恰似人间最美天堂,令无数游客迷醉其间。

这个早晨和以往一样,天刚麻麻亮,哈三、依不拉、努海、马有个、马忠等几个要好的伙伴,就吹着响亮的呼哨,驱赶着自家的牦牛、羊群出了圈门,他们在村口集合略微的停顿,然后一声吆喝就直接赶着牲畜向离村不远的浩门河滩地扑去。

浩门河是这附近唯一的一条主干河流,它从祁连山脉的深处流淌出来,沿着大阪山脚下蜿蜒一路向东,河道曲曲折折,途径门源,给两岸带来了丰沛充足的水资源,这才造就了闻名遐迩的百里花海。

今天的天气也很不赖,阳光明媚、碧空万里、清风拂面。哈三和他的小伙伴们把牛、羊驱赶到了河滩,任其自由自在漫山遍野的撒欢、吃草,然后就等待着夕阳西下,再来一次牧童晚归。

河滩上开满了各种野花。芳草葳蕤,野花竞相绽放。哈三他们几个则开始在河边自娱自乐的玩耍一些游戏,比如玩摔跤、骑毛驴、打沙包,斗牛等等,当然最开心的还是玩耍踢足球比赛,爱好足球可能是所有男孩子的天性,哈三在学校的时候就特别的爱好这项运动,还是班级里的足球队长,现在不上学了,他把这项爱好带回了小伙伴中间,他每天都领着自己的小伙伴们在这里踢球,由于他的球技最好,所以他还是队长。

临近中午的时候,远处突然行驶过来一辆旅游的大巴车,车在距离哈三他们不远的地方停下来,车上下来了一群和哈三他们年龄相仿的学生,都是十一二岁的样子,他们是省城里一个学校组织的夏令营活动。

城里的孩子来到乡下眼前看到的一切似乎都感到格外的新奇,他们在河边照相,在草地上翻滚,在金色的油菜地旁留影,甚至有的学生还围着羊群在那里合影,似乎这广袤辽阔的草原也成了他们的家园。

哈三一边踢球,一边从内心里感到好笑,觉得城里娃娃也太天真幼稚,甚至还有些傻的可爱。

不远处,还有几个学生在摆弄着什么机器设备,不一会一架炕桌般大小的飞机飞上了天空,在头顶不停地盘旋,这让哈三惊讶不止,他痴痴的看着感觉有些不可思议,正当他想往跟前凑凑,看个清楚,谁知道突然之间一个足球飞到了他的脚下,他来不及细想,飞起一脚就把球踢了出去,没想到这次球飞的很远,狠狠地落到了一个正在拍照的女孩子的头上,女孩子当场被砸蒙了,扔掉了手里的相机哇哇的大哭起来。这一下可闯了祸,吓得哈三和他的小伙伴们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有几个女孩子赶忙去安慰哭啼着的姑娘,有一群男孩子呼啦一下就围上了哈三和他的伙伴,有人开始质问是谁踢出的足球,必须赔礼道歉,有人要求尽快送人到医院检查,还有人要求赔偿损失,众人议论纷纷。

哈三踢球砸住了人,起初内心还是十分的害怕,他本想去解释一下,说一声对不起,但是现在一看这些人围攻自己,有人还想让他赔钱,他就不乐意了,心想无非是让足球砸了一下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又不是故意的,想让自己赔钱门都没有,如果这事让家里人知道,奶奶非揍死自己不可。

想到这些哈三有些心慌意乱、焦躁不安,于是,他马上招呼小伙伴们说:“依不拉、努海你们还愣着看什么?赶紧的拿棍子找石头,准备打仗。”他这一声招呼,其他人也仿佛从懵懂中惊醒过来,纷纷撸胳膊挽袖子,各自寻找拿手的工具,摩拳擦掌准备战斗,一场群殴似乎看起来在所难免。

“住手、大家住手。”随着一声断喝,从远处跌跌撞撞跑过来三、四个人,其中一位男的年龄稍大,有五十多岁,身材中等略胖,衣着简朴,跑动起来有点气喘吁吁,另外几位都是三四十岁的中年女同志,衣着鲜亮,气质高雅,一看就是知书达理之人。

“被砸的同学怎么样了,先看看再说嘛,你们不许动手啊”那位许老师说着,走到旁边去看望被砸的女同学,过了一会儿他又走过来说:“大家都散了吧,没有啥大事情,同学们都散了吧。”

随着他的吆喝学生们不情不愿的离开了,他才又走到哈三身边,说道:“是你刚才踢的球吗?”

“哎哟,你还挺倔强的嘛,告诉我是什么原因啊”许老师口气温和的再次问他,“你砸了人难道还有理了吗?为什么不去道歉呢?”

“凭什么呀?这里是我们的地盘,我们在此踢球阿么了(青海方言;怎么的意思),有什么错吗?谁让你们来这里浪(青海方言;玩耍的意思)的?”哈三翻着眼睛、歪着脖子,蛮不讲理地回答。

“嗨,你小子还怪有歪歪理由的是吧,你告诉我,这一片那块地是你家的啊。这山、这水、这草原那个地方有你家的标志啊!”那个老师一问,哈三还真蒙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停顿了片刻,那个老师又说道:“我们的学生和你们吵架、打架是不对的,你的足球砸了人也是不对的,必须主动赔礼道歉你明白吗?”

“不是故意的,才不让你赔钱看病了,但是你的球砸了人却是事实吧”许老师依然耐心的开导他,“你现在必须去赔礼道歉,否则我就要告诉你们老师。”

“我没有老师,也不知道该怎么道歉。”哈三听说不让赔钱了,也就放心了,说话口气也随着改变了一些。

“你没有上学吗?怎么会没有老师,你现在跟我过去对那位女同学说一声对不起,这会吧”老师耐心地看着他。

哈三不吭气了,犹豫了半天,他才妥协下来小声的说“那好吧,我跟你过去道歉”。

那位老师看哈三服软了,才轻松地笑了,他走过来,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哈三的头,说道:“这就对了,作为一个男子汉,要敢作敢为,自己做错了事情,就要勇于承认错误,并且想办法纠正错误才是好样的,你明白了吗。”

哈三这次没有辩解,微微的点了点头。他低着头跟着老师到了那位女孩子的面前,很腼腆的轻轻的说了声对不起。那位女同学早已经不哭了,看到哈三过来道歉,很大度的摆了摆,说了一声没关系,算是彻底的原谅了哈三。

许老师看到此事圆满的解决,也是非常的开心,他思索了一阵子提出来一个建议,让哈三和他的伙伴们跟城里的同学们踢一场足球比赛,老师说了,胜利的一方可以向失败者提一个条件作为奖励。哈三闻听后没有任何的犹豫很爽快的就答应了,因为他早就瞄上了那个能够上天的飞机,他太想亲手操作一次上天的感觉了。学生们提出来想骑一次哈三他们的牦牛,还有人提出来想到羊群中间照相,他们的要求也太简单了,城里的孩子都太可爱了,哈三满口应承,马上跑回自己的小伙伴中间,组织大家摆好了阵势,准备应付足球大战。

他们选择了一块比较宽阔平坦的草地,然后用石头确定了四个边角,用树枝确定了大门,最后双方经过协商各出来九名孩子进行比赛,这比起正规的比赛还是少了两人,因为这已经是哈三他们的全部精英了,哈三不想凑数字了,他要全力以赴,争取赢得这场胜利。

“嘟嘟”一声哨响,比赛开始了,许老师做了裁判,他的哨音刚落,哈三像个小老虎似的就冲了上去,抢先踢到了足球,然后带着球就往对方的球门方向跑去,他的身后几个小伙伴紧追不舍,对方一看哈三来势凶猛,立马迎头过来了两位同学,双双夹击哈三,哈三左盘右带,想突破包围,但是没有成功,对方纠缠的太紧,他只好强势起脚把球往门洞那边踢,结果球被对方阻拦了,几个同学配合默契,几次脚下倒球,进行反攻,足球最后停留在了哈三他们的球门口,被一位高个子男孩子轻轻的一个抽射,球进了。场外所有的同学们都在热烈的欢呼,鼓掌,这让哈三很不舒服。他跑到自己的小伙伴中间,简单的商议了一下,紧接着在许老师的安排下,再次开球,这次哈三他们采取的是人盯人的战术,这些都是他在看电视的时候跟着上面学的,他要求他的队友必须每人看住对方的一个人,他想只要盯紧了,自己的队伍准能够赢,因为他已经看出来了,他的小伙伴们身体比对方的好,跑的快,只要对方跑不动了,他就有办法进球。这次的比拼很激烈,同学们还是老战术,不停地传球,远距离吊球,哈三和他的小伙伴是满场飞奔,虽然很长时间双方都没有进球,但是哈三他们的体能消耗很大,各个汗流浃背、挥汗如雨,乘着哈三他们喘口气的功夫,学生们又踢进了一个进球,这让哈三很是沮丧,不知道该怎么排兵布阵了。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许老师来到了他的身边,轻轻的告诉他,“哈三,你们不要盲目的追着人跑,踢到球一定要相互配合,千万不要自己带着球往里面硬冲啊,注意配合”。许老师的一句话点醒了哈三,他马上知道自己球队的弱点了,赶紧跑动中告诉了依不拉、努海,马有个、马忠等几个要好的伙伴,让他们全力配合自己,千万再不能够单枪匹马的冲锋了,几个小伙伴心领神会,这次抢到了球,几乎都是拼了命的寻找哈三,以哈三为中心,通过不断的相互传球,往对方的球门突破,学生们终于是挺不住了,各个累的东倒西歪,站立不稳,哈三他们经过了持续的争夺,这次果然是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把足球送入了对方的球门。球进了,场外的同学们一样为哈三他们热烈的鼓掌,这让哈三他们十分地开心。

许老师看大家都累的实在跑不动了,就宣布比赛结束,同时宣布球赛是学生们赢得了胜利,但是哈三和他的伙伴们勇往直前,敢拼敢闯的精神同样值得表扬,因此做出决定,同意哈三他们观摩玩耍飞机航模,哈三和他的小伙伴们对此异常开心,也十分痛快的牵出来自己家的牦牛,交给愿意骑牛的孩子们尝试。

通过这场比赛,哈三和他的小伙伴们与学生们很快达成了一致,大家热烈的交流,很快的成了朋友,学生们还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照相机给哈三他们拍照,甚至让他们自己学着使用和玩耍,特别是有人还拿出来个笔记本电脑,和自己的父母无线视频,这让哈三和他的小伙伴们都惊讶不止,羡慕不已,看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这些高科技的东西过去只是在电视里面看过,哈三他们做梦也没有想过城里的孩子这么随意的就拿在了手上,这对大家的视觉冲击、影响力都太大了,大家越聊越热闹,当学生们听说哈三和他的小伙伴都不上学了,纷纷为他们感到惋惜,不停地劝说哈三他们应该继续读书,有的学生还拿出来写好了联系方式的纸,告诉哈三他们,说是愿意帮助他们一起完成学业,愿意给哈三他们提供必需的学费。学生们的话语令哈三他们十分地感动,有几个孩子都情不自禁的流下了眼泪,哈三自己也是热泪盈眶,他心里清楚,自己可不是因为家里没有钱交不上学费才不上学的,他的父母早几年前就和村里的几个伙伴去大上海开饭馆了,家里现在不缺钱,他不上学完全是自己的原因,只是觉得多读几年书也没有什么用途,最终还不是要回到家乡务农嘛,现在在家和小伙伴们玩耍的挺开心。为了上学的事情,父母从上海打了几次的电话,敦促他还是好好学习,不要放弃,学校的老师也来家中走访了几次,耐心地劝说哈三能够回心转意,继续回到学校里读书,但是哈三就是提不起精神,没有学习的动力了,没有心情上学。今天和这些城里孩子的比赛让自己豁然懂了不少,特别是许老师的几番教诲让自己感触良多,现在和学生们的交流更让自己相形见绌,甚至有些羞愧,他突然间就感觉到了自己和城里孩子们的差距,突然间就感觉似乎今天是特别奇妙的一天,他的心情忽然就和此刻的阳光一样特别的绚丽多彩起来。

傍晚时分,哈三和他的小伙伴们与学生们依依不舍的告别,旅游大巴摇摇晃晃上了公里,一阵轰鸣绝尘而去。哈三他们却像是霜打的茄子,各个蔫头搭脑,没有了情绪,大家只好怏怏不乐的各自驱赶着牛、羊回家。

时间不久,在新学期开始的时候,人们忽然看到哈三、依不拉、努海、马有个、马忠等几个要好的伙伴又都背着书包走在了上学的路上。

●楚文清,笔名清静,原在青海省,现在北京工作定居,平常喜欢读书,热爱文字,现为中国现代作家文学协会会员\《现代作家文学》签约作家。

◆选稿纸质杂志:【现代作家文学】文学期刊【作家文学】杂志 【荒原春】文学期刊

◆投稿须知:原创作品十作者简介十生活照一张。文责自负,自己校对。如15天内未刊发,请自行处理。如有自愿打赏,用于平台维护。

◆编委兼评论嘉宾:雷萍 杨艳萍 胡朝阳 乔宪俊 韩淑兴 梅常青 马吉明 任永贵 任剑锋 (排名不分先后)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