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为死去的女友努力比赛成为体育明星没想到“女友”活着还是个男人!

故事的男主角是曼泰·提欧(Manti Teo),冉冉升起的橄榄球明星,效力于圣母大学爱尔兰战士队。

“斯坦福大学以45比38的成绩,战胜了圣母大学。正是在这场比赛上,提欧和克库亚第一次相遇。” 《南本德论坛报》报道,

“他们的目光愉快地缠绕在一起。接着,提欧带着温暖的微笑和深情的眼神,向陌生女孩伸出手。两人交换了电线年底的事,提欧和克库亚成为了亲密的朋友。

他们经常打电话聊天,在推特和脸书上加为好友。克库亚的魅力超出提欧的想象,她会多门语言,在音乐上极有天赋,对橄榄球也很有见地,经常给提欧出谋划策。

因为提欧随队到处打比赛,这段关系注定是异地恋。但距离没有消磨感情,而是让他们更渴望对方。

这听上去有一些悲壮。克库亚不是橄榄球的狂热爱好者,但她知道提欧是。他在梦想正处在最关键的阶段。

此时的提欧在橄榄球界已经炙手可热,他在三个赛季里完成至少100次成功阻截,带领圣母大学打下多场胜仗。

沃尔特·坎普奖、查克·贝德纳里克奖和布特库斯奖等都被他收入囊中,在海兹曼奖中,他获得的票数位居第二,这是大学橄榄球运动员能拿到的最高荣誉。

所有人都知道,只要提欧发挥正常,就能在NFL(美国职业橄榄球联盟)选秀大会上第一轮被选中。

夏天,克库亚从斯坦福大学顺利毕业,之后她转院到圣裘德医疗中心疗养,病情有所好转。

2012年9月10日,克库亚出院,提欧的家人给她打电线小时,克库亚死于白血病并发症。

那一日,提欧过得特别浑噩,他先是收到祖母在夏威夷去世的消息,过了几个小时,又收到女友病死的消息。

不管是看球的人,还是不看的人,都听说了这名橄榄球运动员的爱情故事,为他的表现感动。

“她只想要一束白玫瑰,所以我送了玫瑰,还有两个选秀权。” 提欧在赛后采访中抹着汗水说。

这听上去有点荒唐,毕竟主流媒体如《》、CBS等都报道过她的故事。

更可怕的是,两名记者通过反转照片再搜索,发现照片里的女人不叫克库亚,而是戴安·奥米拉(Diane OMeara)。

“2012年12月,我拍了这张照片,把它寄给一个高中老同学。” 奥米拉告诉记者,

“他说他的一个表亲出了严重的车祸,他以前看过我的照片,觉得我很漂亮。他就问我,愿不愿意拍张举着MSMK标语的照片,放到幻灯片里,用来鼓励表亲康复?”

这位老同学的名字叫罗纳汉·图亚索索波(Ronaiah Tuiasosopo),和提欧一样,也是萨摩亚人。

体育媒体Deadspin写了一篇长文,直指提欧串通友人编故事,打造悲情人设,给自己增加知名度。

提欧公布了几段克库亚的录音,他说这听上去就是女性,他一直在和这个声音聊天(后来才知道,这是罗纳汉捏嗓子变的音)。

“现在,我意识到是某人对我开了个病态的玩笑,他带给我的是痛苦和羞辱。9月份祖母去世时,我以为我真的失去了两个很重要的人,我的悲痛是真实的。现在回想我曾经给家人朋友分享我恋爱中的快乐,和我感情上的细节,我真感到恶心。”

罗纳汉知道提欧只把自己当朋友,为了更接近他,罗纳汉用高中同学奥米拉的照片创建社交账户,取了伦奈·克库亚这个假名。

“在‘女友’死后,他似乎变得更强大了。如果你看完他的所有采访,会有这种感觉。当他明白自己失去她时,他在努力为她做到最好。”

罗纳汉是虔诚的基督教徒,他在采访中说自己患有“同性恋症”,迫切需要治疗。

在萨摩亚的传统文化里,有一群叫做Faafafine的人,他们认为自己是男女之外的第三性别。

于是,受他们的鼓励,罗纳汉变性成女人,现在的名字叫娜娅·图亚索索波(Naya Ronaiah Tuiasosopo)。

他后来进入圣地亚哥闪电队,为它效力4年,之后进入新奥尔良圣徒队和芝加哥熊队。